<ol id="odpkp"><output id="odpkp"><div id="odpkp"></div></output></ol>

        <span id="odpkp"><output id="odpkp"><nav id="odpkp"></nav></output></span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odpkp"></track>

          1. 深山鎖不住“領飛雁”

              如果能夠穿越,回到20年前的毛家峪村,

              沒人能相信毛家峪原來竟是這個樣子:

              曾經的毛家峪是一個窮得叮當響的地方,

              周邊的人用“光棍村”來形容它的貧窮與落后;

              曾經的毛家峪交通閉塞,

              村民進城賣雞蛋換錢,沒出山,雞蛋就碎了一半;

              曾經的毛家峪只有40多戶人家,

              廣袤的土地卻連他們的溫飽都無法滿足,

              種糧靠天收,吃糧靠救濟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的毛家峪,扎扎實實富了起來,

              還成了聲名遠揚的旅游專業村和“全國文明村”。

              毛家峪人的心里感恩黨的好政策,

              感恩為群眾辦實事的“黨代表”。這個“黨代表”,就是“兵支書”李鎖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村里人說,剛從部隊回來的李鎖,也曾是意氣風發的少年郎,20年過去了,村子越來越富裕美麗,李鎖的頭發卻越來越少,都是勞心費神熬掉的。他們很心疼這位帶領群眾踏破貧窮、飛向富裕的“領頭雁”。

              貧窮不是命運,

              出路要靠我們自己尋找

              貧窮是命運嗎?年輕時李鎖無數次思考這樣一個問題。經過無數次輾轉反側,他得出一個結論:不,絕對不是!如果貧窮是命運,對于生在毛家峪的人來說就太不公平了。毛家峪有出路,只不過要靠人去尋找。

              上個世紀80年代初,李鎖帶著對貧窮刻骨銘心的記憶入伍,那時他的想法很簡單,他想通過參軍入伍找到一條擺脫貧窮的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通過部隊3年的努力,李鎖獲得端起“鐵飯碗”的機會,然而,就在脫下軍裝的那一刻,他毅然選擇了自主就業。

              李鎖說,貧窮就像一根刺,扎得他坐臥難安,他不能在貧窮中洋洋自得,“鐵飯碗”與全村擺脫貧困之間根本不能畫等號。

              離開部隊,在貧窮的苦海里沉浮了3年。1989年,李鎖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:建立瓶蓋廠。當時有人說,李家后生被貧窮給逼瘋了;也有人說,當過兵的,就是膽子大,啥都敢想。

              貧窮限制了想象力,也禁錮了人們的思想,但這沒有絆住李鎖。他覺得這是一個好項目,干好了就帶著鄉親們一起干,失敗了所有的苦果他自己吃。

              他竭盡所能,借來一萬元錢,建了瓶蓋廠。這大有破釜沉舟的意味,因為他清楚這一萬元意味著什么,若是失敗了,對于他們這個貧窮的家庭來說,可能是“滅頂之災”。

             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,經過數年努力,1996年,李鎖的瓶蓋廠改制為躍華瓶蓋集團,成為遠近聞名的農村企業,擁有下屬企業20多家,產品銷往全國數十個省市。

              換個戰場再出征,

              我要帶領鄉親再打一場硬仗

              有了李鎖的工廠,鄉親在廠子里打工,手里有了點活錢,但整體貧窮依舊困擾著毛家峪人。

              千禧年年底,毛家峪“兩委”換屆,村民提議:讓李鎖帶著大伙兒一塊兒干,說不定能闖出一條新路來。這一年,李鎖成為新一屆毛家峪黨支部書記和村委會主任。

              頭發已日漸稀少的李鎖,又開始思考一個新問題:他這只“領頭雁”到底該帶領鄉親往哪里飛?不能像建瓶蓋廠那樣簡單,因為他所做的每一個決定,不僅關乎自己,更是全村人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那些日子,李鎖倍感壓力,愁得頭發一擼一把。老母親心疼兒子,勸他說:“咱村窮又不是一年兩年了,誰干誰發愁,你做你的生意,蹚這渾水干啥?”

              李鎖告訴母親:“我當兵受黨教育幾年,咱一家人富了有啥意思?能讓咱村里的所有人家都富裕起來,才有勁?!?/p>

              毛家峪四面環山,卻“鎖”不住李鎖這只“領飛雁”。

              修路,是李鎖上任后干的第一件事。

              說起修路,村民都拍著巴掌歡迎,但一聽拿錢,還要占用土地,就不樂意了。李鎖帶頭先捐出5萬元,又挨家挨戶去村民家中協調土地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李鎖的真誠打動了村民,大家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,全村男女齊上陣,僅用40多天,一條光滑平整的柏油路就修到了山外。這條1.62公里的柏油路,如今成了毛家峪的致富路、鄉親們的幸福路。

              那時,鄉村旅游正風生水起。作為退役軍人,李鎖對“戰機”的嗅覺有著異于常人的敏銳,他認為鄉村旅游產業正為鄉村非農業化生產提供新的契機。

              毛家峪村有山有水有樹林,空氣好、人長壽,這么多年,就是在端著金飯碗討飯吃。何不以此破題,做一篇生態旅游的大文章?

              于是,李鎖請專家論證,在得到肯定的答復后,一個以“毛家峪長壽旅游度假村”為主題的鄉村旅游產業藍圖,在他心中悄然成型。

              李鎖說:“這是一場硬仗,我們必須打贏!”

              賺錢了算大伙的,

              錢虧了算我一個人的

              開展鄉村旅游的想法,在毛家峪炸開了鍋。不少人覺得,人們旅游都往風景名勝、文物古跡里走,來這窮山溝溝里干啥?除了持反對態度的,剩下的就是觀望等待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次,李鎖依舊沒有說過多的話,他明白在世世代代形成的固化思維面前,任何華麗的語言都是蒼白的,唯有實績才能打動人。

              景區建設項目啟動,需要大筆資金,李鎖與家人分析利弊、軟磨硬泡,拿出200多萬元投入到景區建設中。他對鄉親說:“干吧!賺錢了算大伙的,錢虧了算我一個人的!”

              盡管如此,鄉親們的擔憂依然沒打消。景區建好了,配套的服務設施卻沒能及時跟進,尤其是供旅客吃住的旅店,全村沒有一家。李鎖回憶起那段日子,不住地搖頭,眼角泛著晶瑩的淚光?!耙胱屪孀孑呡吙可匠燥埖那f稼人辦旅店、干旅游,那才叫難呢?!?/p>

              李鎖再一次帶頭推倒自己的老房子,投資50多萬元,在全村建起了第一家農家旅店。其他鄉親說不通,他就動員黨員、民兵,利用自家庭院開辦家庭旅店。沒有資金,李鎖就為他們擔保貸款,很快全村建起了12家農家旅店。

              為了避免“養在深閨人未識”,李鎖含淚關閉了苦心經營多年的瓶蓋廠和波爾山羊繁殖廠。這又是一次破釜沉舟,他將精力全部集中到景區建設和宣傳中。

              這年國慶節,向來無人問津的毛家峪突然紅火起來,北京、天津、河北等地的游客慕名而來,毛家峪長壽旅游度假村一下子成了網紅打卡地。

              誠如李鎖所言,實績是最好的動員令??粗t火的景象,村民們發展農家旅店的熱情一下子高漲起來,全村46戶村民全部建起了農家旅店,很快全村人均收入突破了1萬元。據媒體報道,三年前,毛家峪全村年接待中外游客達50萬人次,村民人均純收入8萬元,旅游綜合收入上億元。毛家峪村成為真正的集康養產業、會議培訓、休閑旅游度假于一體的綜合性長壽特色旅游鄉村。

             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。李鎖帶領鄉親用20年時間,檢驗了這一偉大真理,譜寫了貧困村到旅游專業村的“神話”。

              鄉親們將貧窮甩在了身后,過上了世世代代人不敢想、不曾想的好日子。站在山頂,迎著晨光,俯瞰毛家峪,現任薊州區穿芳峪鎮副鎮長兼毛家峪村黨支部書記、村主任的李鎖再一次眼眶濕潤。他說,繼續保持軍人本色,為毛家峪村發展做出更大貢獻,“我的使命還沒有完成”。


              (文/梓佑)


            黑人巨茎大战俄罗斯美女
                <ol id="odpkp"><output id="odpkp"><div id="odpkp"></div></output></ol>

  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odpkp"><output id="odpkp"><nav id="odpkp"></nav></output><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odpkp"></track>